快捷搜索:
大多数人不认识残雪,中国女作家残雪
分类:www.7727.com

文/江月

问:有谁能介绍一下作家残雪的小说主要内容和写作方向及其特点是什么?

这或许是66岁的作家残雪在国内最受关注的时刻。

中国女作家残雪,入围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www.7727.com 1

截至10月10日,在英国博彩公司NicerOdds发布的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上,残雪排在第13位。最高排名时,她位列第三位。早在八年前,残雪也曾注意到自己登上过一份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但当时并未在国内引起关注。

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上,她和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并列第四名,是获奖的热门人选。

由于提名诺贝尔文学奖,残雪如出土文物般出现在国人面前。大多数人不认识残雪,更没有读过她的作品。于是会有不少人在问,残雪是谁?写过什么?

9月28日,残雪在西双版纳的家中写作新书,关注到网上的赔率榜名单。她发邮件给合作十年的图书责任编辑陈小真,写道:“又进一次榜单,虽然可能没希望获奖,但对作品是不错的宣传”。几天里,陈小真不断收到书店的反馈,“残雪的小说预售都卖光了,得赶紧加印,”他感慨,“终于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作家残雪了”。

很多人看到这个名字,第一反应是问:“她是谁?”

残雪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本名邓小华,知名哲学家邓晓芒是她的亲哥。残雪出名比她哥早,1985年就发表处女作《黄泥街》,邓晓芒读后评价道:“那种感觉只能用‘惊心动魄’来形容。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一种怪诞的写法,而且里面透露出来的那种摧枯拉朽的生命力,隐含一种令人恐惧的危险性。” 有评论家称为“黑暗灵魂的舞蹈”。

瑞典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曾称残雪为“中国的卡夫卡”。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也评价她是中国最好的作家。

也许残雪在国内很小众,但在国外,她是被翻译出版最多的女作家,代表作有《山上的小屋》《突围表演》《黄泥街》等。

其后,残雪陆续发表了《污水上的肥皂泡》,《苍老的浮云》和《山上的小屋》等作品。一时间,人们纷纷在谈论残雪的作品,把她归入“先锋派”的代表性作家。当时,她的名声不在余华、莫言之下,只是由于她的作品过于晦涩难懂,而且基本都是非主流的,国内对她作品的解读不多,致使这些年她逐渐销声敛迹,不认识她的人越来越多。

www.7727.com,“我肯定高兴了,诺贝尔文学奖有开放和进步的姿态,还是不错的。像我这种文学,写的人很少,看得懂的人也不多。”残雪对新京报说,“有些意外,排名搞到前面去了,但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还是每天在这里写作。”

美国知名作家苏珊⋅桑塔格对她的评价是:“如果要我说出谁是中国最好的作家,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残雪’。虽然,可能只有万分之一的中国人听说过她。”

残雪的小说是真正的现代派作品,但她的文学风格绝不是照搬西方现代派或先锋文学。她是用自己在青少年的经历中体会到的生活去领会西方现代文学的神髓,她受卡夫卡的影响颇深,但是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学风格。她的小说是独特的,开始看的时候你会说类似某人,但真正读进去了,又和别人不一样。这种情况实际上是一种现代人和现代艺术的精神气质的相似性,它把读者带进了人类精神的一个更加深邃的层次。

“异类”

对于自己的入选,残雪显得云淡风轻。她说,只是入围,不必都来找我。

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说:“如果要我说出谁是中国最好的作家,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残雪’。虽然,可能只有万分之一的中国人听说过她。”这个评语可能很多人不认可,但是残雪是中国乃至世界都少有的拥有哲学意识的小说家。

在国内文学圈,残雪认为自己是个“异类”。

诺贝尔文学奖也于昨晚揭晓,今年是双黄蛋,获奖者是两位国外作家,残雪落选。

在70年代,他们家父母被流放,兄弟姐妹五个已有四人被下放,只有最小的残雪因为后来的政策,才幸运留在城里。那时独自留城的残雪开始大量阅读书籍,邓晓芒后来回忆说:“我们相约保持通信,交流心得。在后来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经常写长信,动辄就是十几二十页,主要讨论哲学问题。”

从1985年发表第一篇短篇小说,至今她已出版超过60部作品,但从未获得过国内任何权威的文学奖项,作品在豆瓣上仅有几条评论。

残雪就像是少林寺的“扫地僧”,面对突如其来的曝光度,依旧保持低调淡然。

正因为早期的哲学思考,使残雪的小说有一般人无法企及的深度。她的小说所描绘的根本不是大家熟知的客观现实,而是自我视象中的主观现实。

在国外,早在1987年,她的多篇小说登载在美国文学期刊《形态》上,后续有超过600万字的作品被译介到国外,是作品被翻译出版最多的中国女作家。

这位并不为大众熟知的作家,一直以自己的节奏生活,活得肆意丰盛。

在我的认识中,莫言是乡土作家,余华是市民作家,残雪和王小波一样,是真正的知识分子作家,他们的作品是写给知识分子读的。

四年前,残雪获得国外多项文学奖提名,并斩获美国第八届最佳翻译图书奖,成为获得这一奖项唯一的中国作家。在美国、英国和日本等国家的书店里,中国文学栏目下,残雪的作品总摆放在醒目位置。

成功的关键,是体内不息的冲动

一,残雪的小说主要作品

江苏文艺出版社编辑汪修荣微博评论道,“残雪已经在文坛战斗了几十年,即使中文系毕业读过她的作品也不多,文本比较考验人的耐心。”

残雪原名邓小华,生于1953年,很小的时候她的父亲被安排在郊区劳教,一家八口人挤在简陋的房子里,虽然过得苦一点,但她的记忆里,还是愉快的。

残雪自小喜欢文学,追求精神自由。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超过六十万字。已发表的短篇小说有《污水上的肥皂泡》、《阿梅在一个太阳天里的愁思》、《旷野里》、《公牛》、《山上的小屋》、《我在那个世界里的事情》、《天堂里的对话》、《天窗》,中篇小说有《黄泥街》、《苍老的浮云》,长篇小说有《突围表演》等。

残雪坦言,她的小说排斥一般读者,“一般人很难进入到里头,那种封闭性令人生畏。从不写这个世界里的事,而是海上冰山下面的部分,属于人的原始欲望。”

从小她就是一个比较内向的孩子,上幼儿园时父母要她表演一个节目,她死活不愿意跳舞,憋到大哭,扫了全家人的兴。

    残雪的作品有不少被海外文学界翻译和介绍。

另一方面,残雪刻意与其他作家保持距离。“现在哪还有什么先锋文学,越来越没有个性,”她直言不讳地评价其他作家,“这些不争气的家伙,如果年轻作者不跟他们拉帮结派,就甭想靠写作维持生活。”

上学之后,她也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学生,尤其不爱发言,如果被老师叫到了,就会涨红了脸,声音细如蚊蝇。

二,写作方何及其特点:

她为自己建立了一座“安全岛”,不与他人过多“直接联系”,但她并未完全脱离生活,她看报纸和互联网,开通了博客,前几日发文时调侃,“红色着重号是老年人不会操作电脑形成的,阅读时不要管他们”。也最常用邮件与读者交流阅读感受,几年里陈小真与她的往来邮件超过八百封。

唯一擅长的事情是阅读。为了从熟人那里借到一本小说,她可以一天跑30里路。上午看完,下午去还书。一本好书反复阅读、抄写,甚至可以蒙着透明纸把插画描摹起来。

残雪是2O世纪80年代中国文坛颇具影响为的先锋派女作家。残雪以描写女性思想解放,用叙述模式来突出主题,这与她成长年代可能有关,有人说她的作品人格分裂,褒贬不一。但她创作面貌及其个人精神气质的独特性,形成了所谓”残雪之谜”。

她很少参加国内的文学活动,维持着一名“特殊”的专业作家身份,最终依靠着作品,“没人再同我为难”。

对书痴迷如此,她回忆自己是:

残雪颠覆男性传统价值观和审美心理中女性形象,解构男性英雄主义话语,同时试图建立自己的文学世界。

但她又渴望基于作品本身的交流。“我的古怪作品是向一切关心精神事物的读者敞开,我总急于将自己的新奇念头告诉我的姊妹和那几个朋友”。每次与一位学者或读者深入交流完,她会整理出文稿,发邮件给陈小真,标出其中对她作品的欣赏语句,欣喜地询问:“这篇访谈能作为书的封底吗?”

一本好书可以使我连续一个月生活在白日梦当中。那种梦就如同电视连续剧的回放,就连角色对话的语气之精微都能全盘保留,当然也被浓浓的自我的色彩所浸透。

残雪获诺奖提名,其实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因为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国人引起世界的关注并角逐,己成必然。个人认为,这每年一届的诺贝尔文学奖,有些类似于中国的高考。谁最终获得状元?很难预测,至于各参赛选手的资料实力。大部分国人不了解,正常。。。陕西有句很通俗粗野的俚语,叫拿大锤子(男性生殖器)吓唬瓜女子。窃以为,诺贝尔文学奖虽贵为举世闻名的一个文学奖项。但是,说到底,也就是一个比赛。当然,我们不能否认获奖选手具有很高水准,但是,也仅此而已。不必看得太重。。。以现实论,在中国历史上,出现过许多大文豪,如李白,杜甫,罗贯中,蒲松龄等。这些人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吗?显然没有。但是,没有是没有,影响却远超诺奖获得者。不客气说,实力是辗压诺奖的。诺奖获得者与这些人相媲,那就是小巫见大巫,必须高山仰止。。。下来,说说残雪。具体个人简历就不谈了,既然小学四年级文化水平的莫言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那么,小学五年级文化水准的残雪高居本届热门第三也就不奇怪。。。这是玩笑话,残雪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记得看过一篇文章,是讲有人问残雪为什么粉丝不多?残雪回答:我是搞纯文学的,要那么多粉丝干嘛?(大致意思)。残雪是如何评价现中国文坛的,原话:“如今的文坛跟黑帮团体差不多了。。。"并直言:"许多作家都在文坛混,同那些所谓批评家抱成一团来欺骗读者。”。。。其作品具有什么特点?正如其笔名残雪一样,多是描写底层生存本能的描述,所谓“正能量”的东西不多,甚至作品中可以看到曾经生活多艰的痕迹。也包括东方一些神秘元素,如其外婆就是一个楚地巫婆。当然,家庭的影响无处不在,其父母均是报社工作人员,其哥哥也是哲学家,搞翻译的。。。残雪出现在诺贝尔文学奖热门榜上。老牛认为对中国文坛的贡献主要有两点。一,打破诺贝尔文学奖神秘色彩,即让中国人知道,在中国拥有获得诺奖实力的作家是很多的。二,随着莫言获奖,残雪获得提名,中国文学正重新走向世界。。。自然,对残雪个人而言,无论获奖与否?都是一份殊荣,表明她的甘于寂寞终于获得大家认可。最后说一句,祝福残雪好运。。。

“用心,而不是用脑去写作”

十六岁那年,她的父亲挨批斗,母亲被下放,兄弟姐妹也被下放到农村,只剩她一个人留在城里。

残雪是中国先锋派文学的重要人物,其少时的经历可能对其文学创作起到较为重要的影响,父亲作为右派被打倒,文革开始后小学毕业后的残雪就失学,生活的困顿使她过早走上社会,她做过工人、赤脚医生等工作,后来又做过代课老师、裁缝等。她的这些人生经历,使她获得源源不断的写作素材。

9月的西双版纳时常雾气蒙蒙,山边的小区高楼笼罩其中,仅有零零星星的住户。残雪住在高层,窗外是层层青山,她有严重的风湿和过敏,从北京搬来两年多,温暖的气候与清新的空气让她的身体“舒服多了”,每日写作的时间能在50分钟,写800到1000字。

之后,残雪进入一家街道工厂当铣工,做了整整八年,在底层社会的磨砺,成了她文学上的一份养料。

残雪很小就喜欢读书,父亲书架上众多的书籍对她有无限的诱感力,而书籍里深邃的世界更使她心驰神往,她创作的小说明显受到西方现代主义风格的影响,初读时都觉得深涩难懂,所以她的小说在国内普通读者中的影响并不大。但她的小说在国外却倍受推崇,曾获三个奖项的提名(美国纽斯达克文学奖、美国最佳翻译图书奖、英国伦敦独立外国小说奖)并获得美国最佳翻译图书奖。

残雪每天的写作形成了一套刻板的规律,年轻时总在跑步后写作一小时左右,“思维最活跃”。她的一天被划分成一个个时间段。她会在六点多起床,绕着小区外慢跑,一边跑一边胡思乱想。吃过早饭,清理房间,九点钟开始工作,她会学习两三个小时英语,有时翻着厚字典阅读哲学或文学原著。下午四点,是她和丈夫的散步时间。

她的哥哥邓晓芒说:

最初读残雪的小说是她早期的短篇小说《山上的小屋》,说实话,短短的小说,看了两三遍,也搞不清作者想要通过小说表达的思想内涵,有一点可以肯定,山上的小屋肯定是虚无的,它只是相对于现实中的小屋留存于想象之中,另外小说运用了许多夸张荒谬的手法来表视人物内心缺乏理解与沟通的焦躁感与孤寂感。这同作者的另一篇早期小说《黄泥街》相类似,《黄泥街》用荒诞与夸张的语言描写文革时期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和猜忌以及对政治内斗的狂热。

她大多在晚上写作,“当一股强烈却模糊的情绪出现时,创作就开始了,”她在桌上铺开笔记本,静坐两三分钟,“第一句带出第二句,然后第三句……。”她会在一张纸的第一行中间写下标题,一段一段往下写,很少有涂改。

那八年时间对她来说恐怕既是不堪回首的地狱,但同时也是洋溢着生命之光的天堂……她的文学灵感有很多源于八年街办工厂对她的熏陶。”

以后残雪的小说逐步走向由表及里,由外到内渐次达到人物灵魂深处的内心世界,代表作有《种在走廊上的苹果树》、《苍老的浮云》、《痕》等。

“没有构思,也没有提纲,积累久一点,可写长一点,有时只有小的意象,就写短的。”她描述这是一种“自动写作”过程,她认为自己是完全跟着笔走的作家,“用心,而不是用脑去写作”。

本文由www.7727.com发布于www.7727.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多数人不认识残雪,中国女作家残雪

上一篇:《政治与文学》是一本由,该社同期还出版了英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